天极种植网

信托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 > 信托 > 严监管下的信托行业:存量处置难题待解,转型仍在路上

严监管下的信托行业:存量处置难题待解,转型仍在路上

  在强监管、去通道的大背景下,多家信托公司都调整了战略发展计划,既然公司已经“脱胎换骨”,为了树立新形象,改名也势在必行。湖南信托3月23日宣布正式更名,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,目前已有超40家信托公司更换了名称。新的名称背后往往预示着新战略的起航。过去两年间,在防范金融风险、去通道化的监管要求下,信托行业受托规模已明显减少,风险亦在逐步暴露,受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多家信托公司房地产信托产品已现延期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未来大部分信托公司会把风险较低的项目作为侧重,加大对股权类、主动管理类信托业务的投入。

  01

  树立新形象

  再现信托公司更名

  在严监管一系列政策下,信托公司回归本源,加速转型步伐仍在继续。3月23日,湖南信托发布公告称,经银保监会湖南监管局批准及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,该司名称由“湖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”变更为“湖南省财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”,现已于2020年3月19日在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完成了名称变更登记。

  湖南信托表示,公司更名后《营业执照》登记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未发生变化;更名后,公司业务主体、服务承诺和法律关系不变,公司名称变更不影响原有的各项权利及义务。湖南信托系湖南财信金控集团旗下成员企业,也是目前湖南省内唯一的本土信托机构。对更名后的发展步调,湖南信托也在公告中给出了答案,就是依托股东的全牌照金融资源优势和全力支持,继续精济实业、精耕湖南省本土。湖南信托是2020年首家更名的信托公司也是68家信托公司中,第44家“脱胎换骨”的企业。

  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,目前已有一半以上信托公司已更换了名称,其中大部分信托公司在更名后,总部并没有进行搬迁,仅少数公司进行了迁址,例如国民信托将总部从浙江迁往北京,并于2007年“新两规”出台后首批获得重新登记,取得了监管机构换发的新“金融机构许可证”,更名为国民信托。另一个则是安信信托(行情600816,诊股),该公司前身为辽宁省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,后更名为安信信托,同时为了企业发展也将注册地由鞍山迁至金融中心上海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信托行业观察人士表示,信托公司更名也是全面战略升级的重要举措,对进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,严控风险,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都有利好作用。

  02

  进入调整期

  存量业务处置难解决

  新的名字往往预示着新战略的起航,在严监管趋势下,信托行业亟需寻找正确“航道”。首要任务便是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收官之年,迎战处置风险存量业务、去通道等多重挑战。

  今年以来,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,多家信托公司房地产信托产品在利率下行,企业置换成本、特定类别资产荒、避险情况下被迫延期。例如,光大信托管理的“光大信益2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第一期本金本应于1月31号到期,但却未能按期支付。光大信托表示,“目前第一期本金没有支付,在本金偿还方面,之前本有一个庆阳市中心的地产项目作为抵押,可以处置,但受疫情影响,处置进程搁置,目前是延期处理,不过最终覆盖该项目的资金没有问题。”

  另外,中建投信托日前也发布一则“中建投信托安泉404号(杭州美好)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称,因疫情爆发,该项目借款人杭州美生置业有限公司和保证人美好置业(行情000667,诊股)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受到一定程度影响,信托计划可能出现延期分配。

  “现在延期的都是存量业务,很多存量业务虽然没有到期,但是风险是已经逐渐暴露出来,信托公司提前开始解决问题很重要。”对信托产品延期,一位信托公司从业人士直言,随着市场利率不断下行,企业融资渠道拓宽,为了降低融资成本,在符合合同约定的情况下,很多融资方提前结束信托融资,而转向低成本的融资渠道。

  存量业务的关键就是降风险平安着陆。可以看到,由于优质资产荒来袭,高风险的理财方式越来越不安全,大量理财资金涌向比较稳健的固定收益类的信托,房地产、地方平台公司的融资成本下降较为明显。上述信托公司人士强调,房地产信托业务本身就较为“敏感”,信托公司在项目运营过程中本身具有管理义务,如果项目存续期融资企业发生了重大负面事件,如实控人跑路、资金链断裂、重大亏损等,信托公司出于规避风险考虑,一般会向项目方要求提前还款,如果能顺利收回还款,项目也就提前结束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2020年信托行业仍面临较大的到期兑付压力。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指出,从未来一年信托到期情况看,到期规模为5.40万亿,与2018年末基本持平,其中,集合信托规模为2.7万亿,比2018年末减少2662亿。从到期项目数量来看,到期项目为1.48万个,比2018年末增加800个左右,数量大体相当。与2018年末相比,预计未来一年的到期兑付压力仍然较大,部分信托项目按期正常清算面临不小挑战。

 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,对信托公司来说,这也是加强主业回归信托本源的必由之路,通道业务对信托公司的意义将越来越小,最后成为鸡肋,不过这个过程还需要较长的时间进行转换,比较存量规模还是比较大的,但是趋势已然明晰。

  03

  受托资产持续下行

  主动管理业务成发力重点

  在监管部门加大了风险排查的力度和频率的背景下,信托行业之前被隐匿的风险也得到了更充分的暴露,据中国信托业协会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,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5770.47亿元,较2018年末增加3548.6亿元,增幅159.71%。从风险项目数量看,2019年四季度末,信托业风险项目个数为1547个,较2018年末增加675个。

  与此同时,信托风险资产率也有明显提升,2018年以前,信托行业信托风险资产率始终保持在1%以下,然而进入到2019年,信托行业的风险资产陡然攀升,从2018年末的0.98%大幅上升至2.67%。

  一家信托公司风控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2020年是“防风险”三年计划的最后一年,信托行业风险率持续攀升也是很正常的情况,经济大环境下行等因素必然引发实体经济产业的下滑,部分企业的偿债能力也会受到较大影响,这种压力也必然相应地传导至信托公司。以往很多企业多少还能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避免无法偿还的局面,现在借新的难度也增加了。

相关信息: